共享汽车遭遇冰火两重天 亟需跨越三大障碍

2018年,“共享汽车”迎来发展契机,成为下一个“共享经济”的战场。与此同时,其也面临成长中的烦恼,“共享汽车”正遭遇冰火两重天,风口与关口并存。

站上风口

2018年以来,越来越多车企和资本或高调或低调地宣布进入“汽车共享”、“分时租赁”领域。一汽轿车不久前连发三份联合公告,宣布分别与贵安新区管委会、贵安新区摩拜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时与贵安新区新特电动汽车工业有限公司签订合作生产框架协议。三份公告背后,一汽轿车借助于摩拜出行等的合作,开始进军共享汽车领域。

与此同时,力帆集团旗下新能源共享出行平台盼达用车正式宣布进驻广州,首批试运营上线1000辆纯电动共享汽车。广汽发布公告拟与蔚来汽车合作,有意在分时租赁、车辆共享等运营领域合作并拟成立合资公司。此前,北汽、上汽、吉利等都已经开始了在共享汽车领域的布局,甚至包括宝马、奔驰等豪华车品牌也都开始了自己的共享汽车项目,原本由互联网企业主导的共享汽车行业有了新气象。另一方面,共享汽车在一线城市发展迅速,并开始向二三线城市不断扩张。自2018年以来,杭州、济南、郑州等城市纷纷爆出共享汽车上街的新闻。共享汽车作为一种时尚、绿色出行方式,日益受到消费者的欢迎。

如果说2017年是共享汽车入局年,那么,2018年将是共享汽车投资年。未来两年,共享汽车企业将进一步布局,争夺二、三线市场,2018-2020年将是发展的风口期。

共享汽车之所以备受青睐,一是由于国家的鼎力支持,在政策层面大开“绿灯”,各地政府也纷纷出台一系列政策扶植;二是随着我国密集的城市人口与有限的土地资源矛盾愈发尖锐,导致城市停车位资源越发紧张,很难大幅容纳私家车的增长,迫切需要公共交通的扩展和延伸,为共享汽车发展提供了发展基础和前提条件。最近三年间,进入共享汽车领域的资本从1000万元增长到1.5亿元,平均每年增5000万元,潜在市场规模将会达到1.8万亿元左右,预期出行需求达到3700万次/年;如果说2017年是共享汽车入局年,那么,2018年将是共享汽车投资年。未来两年,共享汽车企业将进一步布局,争夺二、三线市场,2018-2020年将是发展的风口期。

直面关口

然而,一边是资本大举进入,另一边却被迫“出局”,共享汽车正遭遇冰火两重天。2017年10月,曾经拥有500辆宝马i3等高端车的北京共享汽车公司EZZY突然宣布公司解散。往前5个月,友友用车宣布停运;而在更早的2014年,成立不足一年的共享汽车平台CoCar宣布倒闭。与共享单车相比,共享汽车面临的问题要复杂得多,令其发展前景蒙上了阴影。如过不了这些关口,共享汽车或将只是一个“伪命题”。

一是运营共享汽车巨额成本问题。平均每辆用来分时租赁的车价值在10万元左右,高端的则要13万元左右,需要大量资本投入。此外,目前各种共享经济模式都未能实现规模化盈利。统计显示,即使每小时出租率维持在60%,回本至少也要三年,中间还不考虑汽车维修、折旧等带来的成本损失。更何况共享汽车仍处于市场教育阶段,出租率远低于预期,回本更是遥遥无期。

二是用户体验亟待提升。眼下共享汽车的便捷性尚不能满足大多数用户的要求。用户也不能像使用共享单车一样就近借还,必须要到网点完成借还步骤。另外,信用审核时间长、流程繁琐,为防范交通违章最长一个月的押金退还时间等,令用户深感不便。用户取车虽然不必支付停车费用,但“最后一公里”还要接驳共享单车,更是用户吐槽的焦点。

三是“停车难、押金风险”等现实问题,现在每个城市中心都存在车位紧张的现象,这么多共享汽车出现,让固定停车位更加捉襟见肘。用户无法即停即走,与用户初衷相悖。共享汽车如果乱停乱放,给交通秩序带来的影响甚至会超过共享单车。

在共享经济火热的当下,热闹的共享单车已经在大浪淘沙下所剩无几。而在共享汽车领域,风潮才刚刚开始。共享汽车似乎在重复共享单车的命运。目前,“围城”内的企业仍在慢慢寻求新机,“围城”外的人却在蠢蠢欲动。

路在何方

不过,即便有重重问题待解,共享汽车已经起飞,大势不可阻挡。尤其是有大企业扶持的共享汽车品牌,将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而获得更大的发展。小型企业也将在更多资本的扶持下诞生,加入共享汽车市场的角逐,且看共享汽车如何搅动出行市场?

首先是实现低成本运营,从本质上来说,共享汽车和共享单车都是资产管理公司,而资产管理模型的核心在于如何以较低的成本投放车辆,并达到规模效应。共享单车企业能够造出相当可观数量的单车完成规模覆盖。但是单辆汽车的造价远远超过单车,同时,汽车的生产周期更长,单纯的融资行为将无法支撑起整个商业模式,所以寻找更可行的大规模投放解决方案才是关键。

其次是接入政府资源,牌照、路权、停车场等问题需要与政府进行深入的协商与合作。如果无法对接政府资源解决停车等问题,汽车的共享就很难实现。另一方面,一线城市的车牌指标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如果拿不到牌照,长租牌照的运营成本将会让平台难以招架。

再次是调整战略,作为重资本、重运营、重营销、重技术的共享汽车,要求一个项目具有雄厚的资本、相对较强的技术实力和管理能力。战略是先通过自营做重,再平台化做轻,前期在目标城市通过抢占关键资源先行布局,包括车牌、停车场和充电桩等资源,通过自营车辆优化运营模式,待整套架构体系稳定后,再转向平台化。业内有识人士认为,低成本运营、接入政府资源、调整战略这三板斧,或能给共享汽车行业带来生机。

2018年很可能会迎来共享汽车新一轮洗牌,短期无法盈利却背负巨额运营成本的平台将逐一倒下,一些生存下来的企业或新进入者,很可能看到预期盈利的曙光,并抢占共享汽车后续发展的战略先机。残酷的案例告诉我们,仅仅依靠融资是无法长久生存的,实现自我造血才是企业存活之根本。

(来源:汽车与配件)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