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的国家战略与企业探寻 制造业如何“大变身”

2018年全国两会,我国把“发展工业互联网平台”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当前,以产业互联网为代表的生产性服务需求快速增长。且随着“互联网+”“工业4.0”等国家战略的实施,产业互联网、行业信息化的应用需求增长旺盛。

记者梳理发现,包括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等在内的TMT领域人士均提出了加快完善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体系的建议。

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不仅能为制造业乃至整个实体经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提供新型网络基础设施支撑,还不断催生新模式、新业态和新产业。市场咨询机构Yole Development预测,2020年全球工业互联网使用的专门传感器预计超过300亿件;工业互联网接入机器设备数量将爆炸式增长,2015年接入规模为26亿件,到2021年,这一数字将超过100亿件,实现高达25%的年复合增长率。

百度云副总经理管瑞峰向记者表示:“如果从传统行业来看的话,技术一定是让人的工作变得简单,使工作效率提高,这是一个最终目的。”

国家战略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于是在十九大闭幕后不久的2017年11月,国务院印发了《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在2017年11月3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这样表示,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新兴产物,正在成为新工业革命的关键支撑和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的重要基石,对未来工业经济发展将产生全方位、深层次、革命性的影响。

今年2月24日工信部发布《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关于设立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的通知》指出,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加快推进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加强对有关工作的统筹规划和政策协调,经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会议审议,决定在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下设立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

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余少华认为,工业互联网是连接工厂全系统、全产业链、全价值链,支撑工业系统智能化发展的关键基础设施,是机器、原材料、控制系统、信息系统、产品、人、各类数据等要素之间的网络纽带。

以它为基础,通过对工业数据的全面深度感知,实现传输交换、快速处理、高速建模分析,实现生产优化和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所形成的新业态和新模式,是互联网从消费领域向制造领域、从网络经济向实体经济延伸的核心载体。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从过去的中国制造再到创造,这是中国必经的,而且是主战场,非常有优势的地方,我们闯出一条路绝对是全球实体经济转型的典范,也是一个中国方案。”在3月3日的腾讯媒体沟通会上,马化腾向记者说道。

企业探寻

在政策鼓励之外,企业基于自身发展需求,传统制造企业和IT互联网企业也已经在探索工业互联网之路。

据百度云方面介绍,已经与上海宝钢、首钢、上海电气合作,在智能物联网、图像识别、故障预测方面进行了合作。

以百度与首钢的合作为例,结合百度云图像识别的能力,百度云ABC一体机能够提取红色铁皮、褶皱、孔洞等残次品特征,建立基于机器视觉的钢板缺陷分类模型,可视化呈现钢材缺陷分类结果。在2017年的百度云智峰会上,北京首钢自动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带来了10000张验证图片,百度云ABC一体机对钢材图片进行现场预测,准确率达99.98%。

除此之外,腾讯也与三一重工合作,实现了终端与网络、IaaS层、PaaS层和SaaS层的云架构改造。

腾讯云方面告诉记者,通过点到线到面的大数据服务,能指导三一集团进行产品的设计、研发的创新、服务模式的创新等。通过每日实时监控设备运行信息(如位置、工时、转速、主压、油耗等),系统面向代理商、操作手、挖掘机老板和研发人员四类主要用户,采用基础矩阵分拆成基础向量,再分拆成特征值,其特征值重新组合形成自定义向量再组合成设备信息、健康等矩阵,进而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增值服务。

这一合作已被腾讯视作标杆案例,在多个公开场合,马化腾亲自背书。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召开的腾讯媒体沟通会上,马化腾这样表示:“工业互联网还很新,现在社会上还没有看到太多成功案例。有一个比较好的案例,就是我们跟三一重工做的工业互联网案例。现在其实有很多的案例,前不久跟重庆市很多工业制造业企业座谈之后,我们发现他们的想法已经很多了,交流时我们也受到很多启发。我想下一步在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方面如何用好互联网,用好数字化是一个大有前景的事情。”

“我们认为在工业领域能做的最好的两个方向:一个方向就是制造过程,怎么去提高制造过程的效率,成功率以及更好的柔性化生产;另一个是在工业制造向工业服务转型这块,我们认为这在未来是非常大的一个趋势。比如电梯,都是从生产电梯到电梯服务转型,后服务是一个连续收益的过程,而制造过程是一锤子买卖。所以大家都希望连续地产生收益。包括做风机、机床、中央空调的都在往这个方向转型,根据不同的服务来收费。”管瑞峰说道。

差距尚在

余少华指出,工业互联网要推动实现生产方式的“大变身”,即从大规模生产向个性化定制转型、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型、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他表示,与美国、日本和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水平和现实基础还存在着较大差距。

“现在讲工业互联网还比较浅层,我们仅仅解决生产者和消费者、需求者之间关系问题,C2M(顾客对工厂)柔性制造等等,其实深入讲智能制造,包括工业互联网,还有M2M(制造者和制造者)上下游协调关系问题,内部制造的问题,也包括它生产过程当中,怎么样用新技术,比如说能不能用AI来帮助,降低生产过程当中模具的损耗,可以不可以更加提高效率。”马化腾说。

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则认为,我国工业发展依旧以传统行业为主,企业数字化网络化水平有待提高,同时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生态体系尚不完善。

张云勇表示,我国工业互联网跨行业、跨领域的综合性平台尚未形成,面向特定行业、特定领域的企业级平台影响力不强,亟须加强统筹协调。此外,我国制造业关键核心技术和高端产品对外依存度较高,标准体系仍须进一步完善,跨行业合作实践仍不普遍。同时,还面临着专业人才支撑不足、工业互联网高端技术和应用创新型人才短缺等问题。

马化腾则认为,当前工业互联网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掌握IT互联网技术的互联网企业和传统制造企业的沟通交流上。

“我觉得挑战的话,很多时候大家没有意识到,头部的、大的制造企业已经意识这方面的需求,但是它还不知道怎么做,所以需要对接,我们希望这些方案、技术能够在更多场合讲给他们听,他们想象力很丰富,一下想到自己能够怎么做,我觉得还是一个沟通和普及方面的问题。从实际操作上看,我觉得没有特别大的挑战。”马化腾说。

(来源:中国经营报)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