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行科技陈健:让超算更简单、更普惠的探索者

在超算领域坚持多年的北京并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终于见到盈利的曙光了。
9月28日,在“2020 CCF全国高性能计算学术年会“期间,并行科技董事长陈健表示,按照市场规模和公司订单的增长速度预期,从2009年起步、2015年开始大规模为用户提供超算算力服务的并行科技,有望在未来几年内实现盈利。

《并行科技陈健:让超算更简单、更普惠的探索者》
并行科技董事长陈健发表主题演讲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基于两个国家级超级计算中心、两个互联网云平台开发的“全球高分辨率海洋环境数值预报系统“,并行科技研发了8个监控警报组件、13个运行及优化组件,并提供了大量基于互联网的技术保障,实现了自动更新数据、自动运维、自动推送、自动报警等核心功能。从2017年初上线至今,一直得到用户方的好评,目前已经复制多套应用,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在油气勘探方面,借助并行科技超算云的计算资源,采用勘探开发解决方案Paradigm的能源公司可立即处理来自地震和井筒中的海量数据,大大减少了对地下油气储层进行建模与地层性能评估的工作量。

除此之外,并行科技还在工业仿真、CAE、风电、生物医药、空气动力学、分子模拟与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都有大量的成功应用。

上述行业应用,只是并行科技超算三大业务领域的一部分。并行科技针对行业提供的并行超算行业云提供了大量增值内容,如专门的超算云平台OEM版、超算云加速器及超算混合云管理器、许可透传、远程三维可视化以及更多软件的SaaS化应用;而专门的行业服务体系可以彻底解决客户的后顾之忧。

《并行科技陈健:让超算更简单、更普惠的探索者》
并行科技董事长陈健

“在行业应用过程中,超算只能说是其中一个环节;超算就是一项服务。”陈健表示:“我们要做的,就是面向用户提供‘多快好省’的超算应用。”

面向用户,提供“多快好省”的超算应用

十多年一路走来,并行科技一直在分析思考超算用户的真正需求,同时也在反复打磨自己的服务模式与产品提供方式。

在并行科技眼中,客户需求和群体分为三类。

一类是尖端超算用户,主要使用超大型的应用,它对应的是超级计算机。在国内,这一类应用表现出色,而且培养了一批超算人才,这方面的工作主要由国家级超算中心来完成;其余两类分别是海量的中小微通用超算用户和具有鲜明特色的行业用户,他们的需求难与超级计算机匹配,得不到理想的支持。

陈健认为,这两类客户需要的并不只是较大规模的高性能计算能力,高质量的产品、优质的服务和可承受的价格对客户也至关重要。

从2017年开始,并行科技为后两类客户提供了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面向中小微的通用超算用户,并行科技依托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和广州超算中心提出了超级云计算中心服务模式;在并行科技业务每年翻番成长的同时,合作伙伴也在高速成长——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以每年五倍速度增长,目前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的通用CPU数量已经达到27万核,仅次于广州超算中心42万核,排名国内第二位,但是性能达到了11 PFLOPS,超过了广州超算的7 PFLOPS。

这种服务模式两个最大的特点,一是基于客户的需求建设超算中心,由并行科技来提供服务。这种方式,建设速度之快是传统超算中心难以想象的。另一方面,客户借助超级云计算中心的特殊优势,可以缩短建设周期,快速构建应用平台,节约超算集群建设成本,使用也更加方便,大幅度提高灵活性和可靠性,受到大量的行业以及高校客户的青睐。

“把准用户的真正的需求,设计正确的产品和服务,就不愁公司的发展了。”陈健说:“通过不懈的努力,我们在通用超算市场里成功地实现了商业化。”

行业用户市场情况复杂,加上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需求,每一个用户的服务需求不一致。并行科技已经掌握了部分行业的基本特征,梳理出了客户画像和产品属性,也服务了300家以上的企业,但总体而言还处于探索和验证阶段,大规模的复制和市场拓展尚需时日。

而在高校和教育行业中,客户主要是科研工作者和高校学生,多数人既没接触过超算,更没用过超算云平台,一年的计算资源需求只有几千上万元,用户教育和培训需要投入较多资源。

这样的业务带来的利润极其微薄,距盈利需要更多时日。但既然有这样的用户需求,并行科技依然投下了很大的力气,认真对待每个客户,尽量赢得他们的认可。

在服务行业客户的过程中,并行科技已经与100多家厂商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形成了完善的生态;另外,阿里云、华为云也开始参与到这个市场。陈健相信,借助大家的共同探索和努力,行业市场盈利的时间也不会太遥远。

在并行科技的收入来源中,有约60%来自续费老用户,其余40%为新客户,因为市场增速太快,客户数量每年接近翻番。

在资本市场,并行科技也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目前已经进入了新三板创新层,今年还得到了清华控股旗下的清控银杏数亿元投资;即使在疫情期间,公司的规模不减反增——湖南和宁夏两家新的子公司成立,公司员工总数已近300人。

处理器厂商的掘金市场

得益于市场的快速发展,超算中心的建设与扩容,给服务器及芯片供应商带来极大的利好。

近年来,AMD公司一改先前的颓势,凭借以极高性价比的第二代AMD EPYC(霄龙)处理器(代号Rome)崛起于服务器市场。在目前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的27万核中,AMD 64核处理器达到19.2万核,占总核数的三分之二,服务器总数已经突破3000台;而去年12月的时候基于EPYC Rome处理器的服务器只有200台。

“区别于传统超算中心的建设模式,超级云计算中心的建设思路和系统架构使得迅速的弹性扩容成为可能。“陈健表示,在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搭载AMD EPYC Rome处理器的高性能服务器增速到了“可怕”的地步。

英特尔最近也中标了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新一期扩容项目,提供2万核最新款“至强”处理器。

陈健之所以对这些数据了如指掌,是因为并行科技作为重要的技术提供方,参与了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的系统架构设计。

今年5月下线的华为鲲鹏920处理器,已经通过了并行科技的适配。陈健表示,随着鲲鹏处理器浮点性能倍速提升,将会很快进入采购清单并得到大批量的应用。

一方面,是AMD处理器的快速增长,另一方面,是华为鲲鹏处理器的后来居上,老牌企业英特尔,压力不可谓不小。

超算中心建设和运营的创新模式

目前国内超级计算中心已经建成不少,一些地方的大型超级计算机中心也在建设中。超级计算机在完成重大的科研任务领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然而,传统超算中心的建设和扩容流程,往往需要经过筹备、审批、招标、调试等环节,周期可能长达两年,而到了建成投入使用可以提供服务的时候,用户的需求已经发了变化,于是又要开启新的一轮建设流程。

并行科技曾看好过几家超算中心,原本是要打算采购的,但一两年过去了还没有投入使用,不得不转向其他资源提供方或者通过合建的方式满足资源需求。

《并行科技陈健:让超算更简单、更普惠的探索者》
并行科技董事长陈健接受媒体采访

今年7月底,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下单采购了新一批设备,8月15日,新的服务器上线对外提供运营。这在陈健看来的理想的商业模式,是传统超算中心难以企及的。

一方面,超算中心的建设跟不上市场节奏,另一方面,海量的中小规模用户需求难以得到满足。

阿里云曾经有一句广告语:“为了无法计算的价值”。如果将这句话用在国内超算的建设方面,倒是很有些“贴切”——投资巨大,盈利遥遥无期,价值真的无法计算。

谈到个别城市宣称“超算的建成将带动当地数字经济的发展“,陈健表示,超级计算机的确带动了科研的高速发展,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超算带动经济高速发展的现象。

在这次郑州召开的超算大会上,阿里云神龙架构总设计师发表主题演讲,华为超算中心总监率领20多位代表参加,这也许意味着超算领域将会迎来一波大的冲击,倒逼传统超算中心反思现有的建设模式。

计算机专业从业者追求的大都是高、精、尖,把事情做的简单其实并不是他们的目标;而用户对超算背后强大算力来源的兴趣程度,远比不上他要完成的超算业务。因此,并行科技愿意承担化繁为简的这个工作,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产品、优质的服务和可承受的价格。

了解市场、为用户着想,是常常挂在陈健嘴边的一句话。他的微信签名内容是“并行,让超算更简单”。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