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高级形态

作为数字化转型的新路径,近年来工业互联网一路走来,正逐渐走向应用落地。其中,作为核心要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而在蓝卓工业互联网看来,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深入,工业互联网平台正向工业操作系统这一高级形态发展。

2020年12月12日,蓝卓正式发布工业互联网平台supOS3.0——蓝卓称之为“工业操作系统”。蓝卓工业互联网副总裁赵伟说:“工业互联网的架构由网络、平台、安全,逐渐在发展和迭代,工业操作系统引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方向。”

赵伟表示,当前,工业互联网正从企业向行业提升、向产业提升、向园区提升、向区域提升,呈现出由小到大、由概念到应用落地的发展趋势,这与蓝卓工业互联网本身的发展非常相似。

《什么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高级形态》

很多时候,操作系统是一个专有概念,它既是计算体系各模块和单元的连接器与驱动器,也是各项应用软件(功能)的平台,同时还是用户获取服务的界面或入口。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连接核心,蓝卓为何会认为其未来的高级形态是操作系统呢?

工业互联网平台需更深入工业底层

纵观工业革命以及IT的发展趋势,每个时代都有一个着力点。历史上,因为有了Windows操作系统,从而开启了第一代互联网万亿级市场。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开启了第二代互联网万亿级市场。在这其中,安卓、IOS操作系统连接起大量的人与移动设备,显然,如果没有操作系统作为底座,市场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

当前,包括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在内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其集大成者是工业互联网。可以认为,“工业互联网的底座,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平台的核心就是工业操作系统”。

赵伟表示,当前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还是偏IT思维,是以供给侧思维去构建的平台,例如云计算、大数据等等。作为操作系统,工业互联网平台需更深入工业底层,把工业底层和上层应用更好地结合在一起。

而从工业互联网服务的对象也就是工业企业看,工业数字化转型目前所处的阶段、所存在问题及对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需求,也说明了这一点。

长期以来,随着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发展,企业中烟囱式的信息系统越来越多。一个中等规模以上的企业,信息系统就有几十上百个,形成大量的信息孤岛;与此同时,IT团队比较庞大,带来人员管理等各方面的问题。

与此同时,数字化转型发展到工业互联网阶段,就需要打通OT和IT,进行集成创新,但目前的现状是很多企业不了解数据的采集、设备的黑盒子如何打开等问题,因此无法对设备进行了解、控制,把设备和生产结合在一起也很难。

更主要的是,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OT和IT打通的问题,还需要落到PT层(工艺技术)、ET(设备技术)、AT(自动化技术)层面。工业互联网需要与更多的工艺技术、生产技术结合在一起才能真正带来价值。

“深入工业底层,解决企业的生产问题,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着力点。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解决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问题”。赵伟指出。

supOS代表了工业操作系统的发展方向

在赵伟看来,蓝卓supOS可以很好地深入工业底层和解决生产问题,这体现在:第一,蓝卓supOS向下可以解决海量的设备连接问题,进行数据的集成、分析、处理、优化、控制;第二,基于supOS向上可以打通各种各样的应用系统。supOS就像一个通路,能沉到工厂内部,对PT、ET、OT、AT、IT结合,赋能用户、赋能企业,促进企业数字化转型。

实际上,连接设备与产品、采集和分析数据、优化生产赋能应用,是大部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共同目标。虽然在具体实现过程中,不同的平台,切入点、着力点因技术背景、行业积累、客户资源的不同而呈现差异化。

赵伟强调,supOS植根于工业,是以工业生产为核心构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supOS包括低代码以及各种应用,能让各类工业应用更易融合。同时,supOS对生态合作伙伴有很深的集成能力,让不同合作伙伴在平台上紧密结合在一起,跨行业、跨领域支持工业企业的发展。

那么,“蓝卓supOS代表了未来工业操作系统的发展方向,是真正的工业互联网操作系统”,蓝卓的底气在哪里?要理解这一点,需要看看蓝卓的“出身”也就是基因。

逻辑上,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底层是工业控制层,其中的核心是控制系统(DCS)。而蓝卓则来自于中控集团,后者是国内工业控制领域的知名供应商。中控从做仪表、仪器硬件起步,逐渐发展到做DCS,又从DCS走向了工业软件。目前,中控已做了几百上千款工业软件,这包括APC、MES等,在此基础上,逐渐发展到工业互联网。

从硬件到控制,到软件再到平台,这种发展路径与西门子等企业非常相似。目前看,也符合工业互联网的发展逻辑。“这种自下而上的发展,非常符合市场规律。但做起来之后,企业就离不开你,就非常认可你”。

甚至,supOS的迭代优化可以支撑企业五到十年的发展。工业企业使用supOS之后,可以远程进行系统的升级和优化,升级之后无感,包括平台的APP可以直接下载使用,远程升级、迭代、改造,即插即用。

“这种特性,符合操作系统的发展。所以,工业互联网操作系统是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高级阶段,将来有可能成为终极的形态。”赵伟坚称。

首创“台套数”而非设备连接数为评价指标

目前,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发展看,已初步形成国家级跨行业跨领域平台、垂直行业平台、垂直领域平台以及区域级平台的格局。在日前工信部“2020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公示中,蓝卓supOS工业操作系统入选十五大双跨平台,跻身工业互联网第一梯队。

一般而言,对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主要评价指标包括了设备连接数、工业APP数量、机理模型等。赵伟表示,对于真正的平台企业来讲,设备连接数量只是比较浅层次的判断依据,对蓝卓来说,主要的指标是“台套数”,就是蓝卓平台应用于多少家企业,被多少家工业企业应用,真正成为工业企业的核心引擎;以及应用于多少个区域、行业、园区。“这些才能反映一个平台的真正实力”。

从商业模式的角度,工业互联网平台有云化订阅(建设和运营一个平台,收取订阅服务费)、私有定制(基于平台的系统集成服务)、应用分成(应用商店分成服务)、平台销售(将平台作为产品进行销售)、增值服务(基于平台的增值服务如金融保险服务等)等。supOS平台目前这几块均有涉及,既合作打造了几百家数字化工厂,也构建区域、行业、园区的平台,这包括京博石化、安庆一枝梅的数字化工厂案例,绍兴、嘉兴区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汽配、金属制品加工等行业级平台的构建,以及多个化工园区的建设。

无生态不平台。生态建设是目前各类型平台的核心。据介绍,蓝卓supOS是一个中立、开放的平台,第三方生态伙伴、用户都可以参与其中。蓝卓结合自身发展特色和国内外工业互联网发展成功要素,创新提出三种生态发展模式,即iPaaS模式、aPaaS模式和客户DIY模式。

蓝卓iPaaS生态模式。iPaaS集成平台即服务模式,是以supOS平台为核心,集成生态合作伙伴APP及产业链上下游优势资源,共同确保工业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获得持续成功。

蓝卓aPaaS生态模式。aPaaS应用平台即服务模式,以supOS平台能力赋能生态合作伙伴打造云原生的工业APPs、区域级和行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

客户DIY个性化APP。蓝卓通过supOS平台降低技术开发门槛,实现图形化、组态式(拖拉拽)开发APP。客户根据自身的业务场景和需求,快速搭建自身所需的工业APP。比如京博石化基于supOS开发了10大类52个APP。

策略上,蓝卓将采取前期低成本扩张、中期指数级增长、后期商业化运营的模式,通过前期低成本使用,中期快速覆盖工业企业,未来随着用户量的增长,商业化运营会带来巨大的收益。

赵伟表示:“蓝卓目前在企业、行业、园区、区域的成功立足,证明了蓝卓工业操作系统模式的正确性和未来的高增长性。2020年,蓝卓supOS平台的收入会创历史新高。”

工业互联网平台需要做“供给侧改革”

2020年是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的收官之年,新的发展规划正在制定之中。根据工信部相关数据,经过三年的努力,目前我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70个,平台接入工业设备的规模突破了7000万台套,2019年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2486亿元,同比增长29.2%。这说明,工业互联网平台在首政和创新中不断走深向实,有力支撑了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作为产业中的一员,蓝卓如何看待这一历程的成绩与不足?

对此赵伟认为,我国工业互联网的三年发展,最大的成就就是让工业互联网这个原来概念性的东西逐渐被大众接受,也逐渐的走深向实,平台成为了数字化转型的有力工具。最大的遗憾,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体系、架构等还没有切中工业的实际需要或者是还有一定的差距,平台的技术、应用还需要时间去积累,平台没有整体赋能工业企业从低端制造走向高端制造。为此,他对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下一步发展提出了以下建议:

一是平台技术需要进一步完善,要以更加接近工业的平台体系架构为目标,打造新一代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二是工业互联网场景很多,但不是每个场景都需要去涉及,需要聚焦几个场景,深度突破,带来实效。三是工业互联网需要回归本质也就是生产,也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要聚焦生产。四是目前平台太多,需要做供给侧改革,这是“汉萨同盟”带来的启示。五是平台需要降低复杂度,打造适合工业的产品,去技能化,普惠化使用,让工业互联网走进千行百业。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