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工业互联网大赛:领完奖后,他们为何纷纷到背板处留影

“换个角度再拍一张。”

左手奖杯右手证书,刚从主席台上领完奖的领奖嘉宾张义(化名),在同事的建议下,调整姿势便于同事拍照。张义的背后,是2019首届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巨大的的背景板。

12月3日上午9点30分左右,2019首届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闭幕式现场,浙江省杭州市禹航公证处公证员宣布,本次大赛各参赛团队的决赛结果均准确无误,合法、有效。10时许,大会主持人陆续开出大赛三等奖、二等奖及一等奖共20个奖项,其间穿插着嘉宾颁奖、合影。

从9月启动到12月2日举行决赛,2019首届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用三个月吸引了5134人,896支团队,1009个作品参赛,并由8名特邀评审专家以及20名制造企业CIO,20名投资机构代表组成决赛评委团,经公证产生决赛获奖名单。

当天的现场,笔者感觉到一种情绪在会场漫延,而当来到会场外,发现很多获奖项目团队先后在背板处自行拍照留念。

张义说:“很高兴啊,毕竟我们拿了一个奖。并且,这个奖好像很正式哦!”她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及公司名称。看得出来,她很在意这个奖,也很在意未经批准而对外发声。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也来到闭幕式现场,在致辞中他说:“通过大赛将对激发人才创新活力,选拔培养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生力军’,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优秀解决方案,强化产业链、创新链、金融链有效对接,营造良好创新发展氛围,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

《特稿 | 工业互联网大赛:领完奖后,他们为何纷纷到背板处留影》

以问题为导向 注重解决行业痛点

如果你认为只是一个大赛,也许会忽略一些重要信息,比如陈肇雄在致辞中说的“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优秀解决方案”这句话,但这恰恰是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重点内容之一。

大赛一等奖“一站式”精密刀具磨削APP由富士康公司提交,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场域应用专家、刀具总工徐龙在接受工业互联网周刊采访时表示,工业互联网成败的关键,是有没有对行业的痛点提出针对性的解决方案,然后把它变成一个杀手级的APP应用。徐龙所在的团队深耕刀具研发十多年,很清楚刀具行业存在哪些问题。“一站式”精密刀具磨削APP就是针对刀具行业的痛点而研发的。

徐龙说:“这个APP将人的技能经验化、数字化、智能化。在整个刀具生产过程中,通过智能传感器,把大数据收集起来,建立模型,形成智能APP的微服务,从而让整个刀具的生产过程更自动、更智能,减少人的依赖、品质非常稳定,也使我们供应集团的手机制造更高效。”据悉,该APP可以推广到航空航天、轨道交通等,目前直接经济利益达到了105亿元,预计覆盖行业价值可以达到千亿元以上。

另一个一等奖由东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交的基于软件定义控制与流程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斩获。长期以来,工厂的IT和OT彼此分离,互操作非常困难,数据上不去、指令下不来,而且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场景下使用不同的专有设备,非常不灵活。该方案以软件定义为核心,提出新一代的网络化工业控制扁平化网络,包括现场层、边缘层以及云层,基于统一、开放、灵活的平台架构,面向多种工业应用,实现从IT到OT的纵向打通。可以广泛应用在工业自动化场景,普适离散行业、流程行业。

“除了降本增效,我们更看中的是国产化技术的可行性与先进性的社会价值。该方案的商业模式是‘硬件+操作系统+工业应用软件+服务’的生态销售模式,市场容量超过3200亿,保守获得2%~3%的份额也是96亿,挑战4%的份额有106亿元。”东土科技高级产品经理郭丽萍说。

可以看到,强调方案的技术创新性,以问题为导向注重解决行业实际问题,同时兼顾商业模式、便于复制推广,已成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的共性特点,这也是本次决赛评审的主要衡量指标。

工业互联网的核心要素是平台,而培育基于工业互联网平台解决方案提供商,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标杆解决方案,既是《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19年工作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落实《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的重要抓手。

工业和信息化部总经济师王新哲曾指出,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从局部突破走向垂直深耕阶段,目前已渗透到了机械、服装纺织、电子、航空航天等领域和行业,在质量管理、工艺优化、供应链协同等制造业关键环节上,涌现出一批基于平台的创新解决方案和典型案例,按需定制、分享制造、产融合作等新模式、新业态等蓬勃发展,产业数字化进程不断加快。

红利将逐渐释放 但不存在引爆点

方案与应用相伴相随,没有可复制的方案,应用不会长远;方案不能解决问题,用户不会买账。反过来,没有应用,产业也不可持续。

杭州西奥电梯是集电梯制造、研发、制造、采购、供应链、销售于一体的制造企业,在全球电梯行业排名10强,公司在智能制造、数字化建设方面处于领先位置。基于产品智能、服务智能、制造智能、管理智能,西奥电梯正处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打造过程中。

西奥电梯CIO王孝泉表示,只有把整个数字化系统做得更模块化、标准化、服务化,系统才能跟设备很好地对接,以及与供应链、代理商、客户实现更快地对接。只有这样,工业互联网的连接才越容易可行,企业的成功概率才越高。

“围绕价值链建立工业互联网平台才有意义。未来更重要的是以客户中心,围绕客户需求解决客户痛点,这是所有企业最关注的,而且也是最重要的。”王孝泉说。

传化化学CIO洪宇道认为,工业互联网要结合智能制造,整合5G、AI、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把前端的现场操作层数据,到中台的MES,到后台的ERP,以及PLM的联动,形成一个闭环。从应用角度,要形成扎实的数据底座,打通各信息系统,聚焦在某一个点的应用上,实现降本、增效、提质。但这个过程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因为每个行业、每个企业关注的点都不一样。

自2017年11月19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 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以来,我国关于工业互联网的相关政策不断出台,产业、企业反响热烈。11月6日,工信部评审发布了2019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信部信软司巡视员李颖在关于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报告中透露,为破解我国企业应用工业互联网存在的“不敢用”“不会用”“用不起”难题,工信部部署和开展了政策体系布局、工程专项支持、试点示范组织、创新体验中心建设、成效跟踪评价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

今天,工业互联网已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新路径,但这并不意味着多年的企业信息化、两化深度融合或智能制造已经过时,相反,他们是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基础。应该说,头部企业具有较好的数字化基础,在切入工业互联网建设中相对敏捷,而中小企业则有待时日。

2018年年中,工信部信软司司长谢少锋在与工业互联网周刊编辑交流时颇为忧虑,因为调研发现,很多企业对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化转型还存在认识上的误区。他表示,转型是必由之路,企业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认识不清,将会没有未来。

纵观美国的“先进制造战略”、德国的“工业4.0”、日本的“互联工业”计划、法国的“新工业法国”和“未来工业”等,工业互联网作为集技术红利、产业转型红利为一体的行业发展趋势,是我国制造业实现“换道超车”的战略重点。从这个角度,我国制造业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中,并正在见证历史。

“工业互联网发展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我们久久为功,需要政产学研用各方的努力。本届大赛即将结束,但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进程才刚刚开始,还需要我们汇众智、聚众力,探索更多的新模式、新方案、新路径,实现工业互联网高质量发展。”陈肇雄在致辞中说。

从单点应用开始,再到局部应用,然后到全局应用,将是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创新和应用创新的常态。它的另一个特点是:政策引导方向,市场决定发展,红利逐渐释放,但不存在引爆点。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