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价值渐正被重新认识

工业互联网平台价值被重新认识?也许很多人会吐槽:难道之前没有价值?不存在的,你看,我们有很多案例。然而事实上,如果从价值发现的角度来看当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也许会有更客观的认识。

自2017年11月《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 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出台以来,距今已近三年。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三年里,围绕工业互联网,部委、地方政策频出,网络、平台、安全取得阶段性成果,融合创新走向深入,产业生态不断壮大。

10月21日召开的两化融合暨工业互联网平台大会上,工信部信息技术发展司一级巡视员李颖给了一组数据:经过三年的努力,目前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超过70个,平台接入工业设备的规模突破了7000万台套,2019年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2486亿元,同比增长29.2%。

这说明,工业互联网平台在首政和创新中不断走深向实,有力支撑了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当然,从建平台到用平台到用好平台,还有很多深层次的东西需要跨越,这需要更多的“三年”。例如,业界曾就工业互联网“炒着热、吃着冷”进行探讨后,发现也许低估了平台价值呈现的非技术难度,高估了企业应用的迫切性。

市场生态一定会自我纠偏,这也是工业互联网从新生事物走向价值呈现的必经阶段。

政策前瞻下的产业规律发现

对数字产业和传统产业来说,工业互联网某种意义上是一次政策红利,此处并非指政策的套利机会,而是政策的前瞻性、导向性带来的市场空间。这与互联网的上半场完全不同。曾经,“产业互联是互联网的下半场”,所有人认为工业+互联网将复制消费互联网的造富神话,可是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2018年以来,工信部相继发布了《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工业互联网平台评价方法》以及《工业互联网APP培育工程实施方案(2018-2020年)》《推动企业上云实施指南(2018-2020年)》等文件。每个年度内,则通过试点示范项目、典型案例、双跨平台评选等引导市场,推进应用。工信部甚至连续三年公开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年度工作计划,这种举措非常罕见。

不同行业差异化明显。2020年,工信部联合其他部委,先后发布《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有色金属行业智能工厂(矿山)建设指南(试行)、《“工业互联网+安全生产”行动计划(2021-2023年)》,部委协作,政策同时向垂直行业发力。当然,还有实训基地、产教融合、产融结合等服务体系的构建。

两年前,当一头扎进工业互联网的企业发现机会并非“唾手可得”,当生产制造企业面对新政策和各种概念“表情各异”时,“政策热、市场冷”一时甚嚣尘上。但是,政策是全球产业大势下对国内产业发展的顺势而为,它的定位在于产业引导和行业管理,绝不是一本生意经。

三年过去,已经没有企业再拿着PPT在企业级服务领域“走街串巷”。几百年的工业经济自有其内在的产业规律,坚韧而持久。遇上互联网等新的信息技术,那也只是新阶段的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或许生产制造的过程或产品服务的提供方式发生了变化,但价值规律没有改变。发现这一点之时,才是工业互联网平台踏踏实实做连接做模型做应用之日。

以平台在垂直行业落地深耕为例:旧动能改造方面,三年来,在原材料、高端装备、消费品和电子信息等行业,基于平台的质量管控、设计优化等智能解决方案持续涌现,“提质降本增效”引领行业高质量发展。在新动能培育层面,平台催生出制造协同、能力共享、工业金融等一批新模式新业态,融合创新成为行业转型主旋律。

6月30日,中央深改委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深化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强调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制造业融合发展。这是新一轮工业互联网政策的开端。而据悉,《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发展规划(2021-2025年)》《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正在谋划之中,相信届时业界能看到不同的内涵。

价值回归的技术成因

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工业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连接的枢纽,是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工业互联网从来不是“一个技术”,你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个若干新兴技术+成熟技术的统称。

平台作为“全价值链连接的枢纽”,一方面工业企业价值链如此繁多以至于大大小小的平台总数可以有几百个;另一方面,一个价值链通过平台实现连接之后,新的价值又产生了。

针对不同的业态,平台连接什么,能否连接,谁来连接,如何连接,什么时候连接,连接质量如何等,每个问题背后又是若干细分问题,每个细分问题后面又站着一系列技术和业务以及两者的融合创新。

IoT平台2019年即被Gartner移出技术成熟度曲线,这意味着它已成为业务和IT的关键,还有大数据。如今数字孪生和边缘已经越过高峰,AI正在走向曲线的顶端,数年之后他们都将走向成熟。

一些技术永远消失了,一些技术已经成为基础设施,还有若干新兴技术在爬坡或已越过泡沫期。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新兴技术+成熟技术的集合,其中的新兴技术一定是一个抛物线轨迹,其应用范围则从单点到局部再到全局;成熟技术如CAD/CAE、ERP、MES等,又因为应用成熟度及与新兴技术的结合而千姿百态。

技术驱动商业。技术驱动工业互联网一定是此一时彼一时或此高彼低。业务驱动工业互联网却不会改变。随着新兴技术迭代创新和成熟技术不断应用深化,平台将在技术与应用成熟的动态中向价值链连接枢纽发展。今年疫情期间,基于平台的疫情防控、复工增产解决方案的广泛应用,就是其中的例证。

当我们说平台,到底在说什么

基于工业互联网平台,连接人、机、物等各类工业要素,获取各种数据,再结合机理模型,加上深度学习,训练优化后进行模型输出,实现反馈控制,进而优化生产制造与服务调优,从而解决用户问题,这是平台价值实现的简要过程。

应用(APP)是平台的价值载体,因此,上述价值实现实际上可理解为众多的APP。当然,平台如何连接,数据在哪里,设备如何数字化,数据怎么上来,模型怎么建,参数怎么定,孤岛如何打通,闭环如何实现等,是价值实现的前提,或者说,就是价值实现。

对产业而言,上述每个环节每个部分,就是一个价值链。当企业需要上平台,就需要把价值链同步数字化,对产业而言,这意味着问题导向或业务驱动下的商业机会。而每个不同的生产制造销售服务管理业务,由不同的环节组成,因此平台连接的价值链庞大无比。

今天的现实情况是,当我们说工业APP,实际上说的是平台。当我们说平台,实际上说的是企业不同价值链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当工业互联网平台说平台收入,实际上说的是为企业进行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的业务收入。

中国制造2.0普及,3.0补课,4.0示范,这是三年来平台从喧嚣到务实的厚重背景。也可以说,在中国工业技术软件化漫漫长路中,平台要能耐得住寂寞,要有相当的实力拿项目。假以时日,只有企业把平台用起来,把APP用起来,平台才有更多的回报。

最近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我国工业APP规模已突破23万个,初步形成新型应用生态。与此同时,有专家指出大量的工业专有APP并未得到监测统计,原因在于企业开发应用的独占性,这意味着工业APP的开发应用远超上述规模。当然,相信很多平台已经认识到,在工业制造领域,那种动辄数百万用户的杀手级APP或许永远无法看到。

还有,大企业做平台,通过平台,培育工业互联网生态,服务更多的小微企业。这一产业逻辑,又回归到平台经济、互联网经济的范畴。最终,工业互联网平台与传统业务融合创新,实现商业模式螺旋上升,成为企业形态变革的一部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