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十年:数字化双胞胎

从一个长周期理解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的布局是有意义的。在全球工业4.0刚刚起步的情况下,产品技术以及商业策略都在不断发展,毫无疑问,产业龙头公司之一的战略体现了对应用趋势的判断。

这就是工业互联网,或者是工业物联网。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对此进程的判断是“刚刚起步”。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高级副总裁兼亚太区董事总经理Bas Kuper说:“许多客户正在进行试验,将设备连接起来,看看这项技术(物联网)是否可行。但是在工业领域,物联网的大规模应用仍处于起步阶段。”

——这与国内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是相一致的。但这还不够。从日前线上举行的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2020大中华区 Realize LIVE 用户大会”来看,另一个重点是数字化双胞胎。

Xcelerator聚焦数字化双胞胎

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梁乃明在接受采访时说:“要快速稳妥地推进中国数字新基建建设工作,必须同步夯实数字化研发和数字化工厂,而这正是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Xcelerator 数字化双胞胎的核心价值。”

《下一个十年:数字化双胞胎》

自2019年9月推出后,Xcelerator已成为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的旗帜,涵盖了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LM)、电子设计自动化(EDA)、应用程序生命周期管理(ALM)、制造运营管理(MOM)、嵌入式软件和物联网(IoT)等多种应用解决方案。尤其是其低代码应用开发平台Mendix和物联网平台MindSphere,赋予了Xcelerator巨大的张力。

根据资料,全面的数字化双胞胎,个性化、适应性强的现代化平台,以及灵活开放的生态系统,是Xcelerator依托的三个关键点。也可以说,以数字化双胞胎为核心,Xcelerator具有随需而变的弹性与个性化能力。

Bas Kuper说:“Xcelerator平台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它不是‘一刀切’的解决方案。这满足了不同的公司、团队和团队中的个人用户的不同需求。”当然,这符合企业在工业互联网、数字化双胞胎等技术应用上的差异化。

数字化双胞胎(Digital Twin)近两年成为热点,与通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进步及在工业场景中的应用不无关系。事实上,从十多年前甚至更早的数字样机开始,它与物理样机的交互就已经具有数字化双胞胎的特征。

数字化转型势不可挡。对制造业而言,产品创新及智能工厂是重点也是基础。在生产制造不同环节不同层级,如果真正实现了物理实体与数字虚体的映射,对物理世界的模拟和预测将把生产制造推向一个新的境界。这令人向往。Xcelerator抓住了这个共同的期望。

作为方案,Xcelerator并不是空穴来风。Xcelerator的“打底”方案之一的PLM,见证了从数字样机到功能样机再到性能样机的历程,而这正是数字化双胞胎的基础。从零件、部件、到复杂系统还有车间、工厂等,从生产制造到交付、服务、回收,全面的数字化为数字化双胞胎进入应用创造了条件。

下一个十年与中国战略

如今,在汽车、装备、机器人甚至轮胎制造等行业,数字化双胞胎在少数企业的作业环节已经投入应用。不过,对一个具体的企业而言,从数据采集到建模、仿真以及交互协同,不同环节数字化双胞胎的具体应用不那么容易。原因之一,除了数据本身,还涉及到知识,而后者因为场景、工况的不同而千差万别。

在采访中,Bas Kuper强调了单一数据源,强调了影子IT,强调了整合成本,以及与SAP的强强联合。他说:“分散的系统通常在公司内部实现关键功能,管理难度大,而且成本非常高。市场上整合所需要的成本已经超过了应用。”

整合,也就是纵向集成横向集成以打通数据,的确是一大难题。而低代码开发平台Mendix有助于以最低成本解决这一问题。这为单一数据源的实现以及实现数字双胞胎应用铺平了道路。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说:“数字化双胞胎的应用将在 5G 及工业互联网平台等核心技术支持下成为新一代制造最显著的需求。”解决了通讯、数据等问题,未来数字化双胞胎推进制造进入到新一代制造值得期待。这将是下一个十年的重点。

下一个十年,还有一个话题就是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的中国战略。对此,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梁乃明提出了“2030中国战略”——包括赋能中国头部企业的核心技术开发;与地方政府合作建立数字经济和智能制造创新中心网络;深化领军人才和工程师培养;加强本地研发,服务全球,以及开放繁荣的合作伙伴生态五大举措。

这些战略,基本上是“存续”性质的,也就是说,是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一直在做的事。但在中国新基建下的“2030中国战略”时间跨度十年,我认为表达出更深刻的含义:一是“在中国、为中国”,更稳定的长期投资与合作;二是,工业4.0,需要用长周期来做,所谓久久为功。

巧合的是,2019年11月29日发布的最终版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极其严肃地提出“工业政策在世界许多国家中兴起。几乎没有一个成功的国家完全依赖市场力量来管理当前事务”。以及,“机器与互联网的相互连接(工业4.0)是另一个极其重要的突破性技术。在这种机器和互联网的融合中,哪一方将起主导作用还完全不清楚;这一变化才刚刚开始”。

全球去工业化向“再工业化”、“工业复兴”转变,这是背景一。背景二是工业4.0。西门子作为工业4.0推动力量之一,其数字化工业软件-“2030中国战略”的潜台词当然包含了数字化双胞胎。新的十年已经开启,工业互联网、5G、数字化双胞胎已体现出引领工业变革的“风范”。风起之时,参与者即推动者,让我们拭目以待。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