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友王文京:工业互联网将与企业的厂房更重要

今年是《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收官之年,作为工业互联网服务商,用友精智工业互联网平台也作为2019十大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一,用友如何看待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主要成绩?又有何建议?

10月18日,在沈阳举办的2020全球工业互联网大会上,用友网络董事长王文京在接受《中国工业报》采访时指出,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成效明显,其突出的价值,是建立了支撑企业进一步发展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未来,工业互联网和企业的厂房将同等重要,甚至比厂房更重要。

《用友王文京:工业互联网将与企业的厂房更重要》

工业互联网三年发展成绩斐然

从用友的角度来看,三年来,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成绩斐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社会层面统一了思想,拥抱工业互联网已经成为工业企业共识。用友的很多客户提出了工业互联网需求,无论是国家能源、山东能源、金川集团等大型国企,还是恒力集团、新希望集团、天瑞集团等大型民企,亦或是隆力奇、脉链等中小企业,都非常重视工业互联网,把工业互联网作为支撑公司未来发展的数字基建在部署。

第二,培育了一批新模式新业态。用友不久前发布的YonBIP用友商业创新平台,标志着用友3.0战略实施进入第二个阶段,云服务从产品服务模式升维到平台服务模式。YonBIP通过将工业和新一代信息技术深度融合,优化企业原有的业务模式和商业模式。而在用友客群里,这种新模式新业态有很多,例如:鞍钢集团通过建立智慧值采平台,优化了采购模式;中广核集团通过建立备件云平台实现备件联储,降低备件库存;龙工集团通过建立车联网平台实现产业链协同和服务化转型,落地以租代售和分期付款新商业模式;双良集团通过建立智慧运维平台实现服务化转型,从而实现由装备制造商向能源服务商的转型。

第三,促进了新技术的井喷发展。新技术是新模式的支撑,新模式又牵引着新技术的发展,在工业互联网新模式的带动下,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在现实场景中得到广泛应用,从而快速成熟起来。

最新的数据显示,我国实施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以来,培育了一批“双跨”平台、“特色”平台和“专业”平台。其中,综合型“双跨”平台获得各方高度认可,十大“双跨”平台平均接入工业设备达到140万台/套、工业APP突破7000个、服务工业企业超过1万家。

针对工业互联网的未来发展,通过企业服务的视角,用友总结了几点建议:一是加快5G的普及,至少在工业企业比较集中的区域实现无死角覆盖;二是政策支持,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落地,在各地进行工业互联网新模式新业态标杆案例的巡讲巡展,这个工作要作为长期工作来做,要不间断反复进行;三是通过税收优惠或专项补贴,降低企业实施工业互联网的成本;四是在法律层面对平台数据进行确权,可以考虑将数据分类分级,不同分类不同层级的数据权属不同;五是推进产教融合,企业和高等院校共同培养工业互联网所需的复合型人才。

OT/IT融合突出的问题是成本

有观点认为,工业互联网是数字化转型的新路径,而平台作为价值中枢,是现阶段两化融合的重点。长期以来的两化融合,为我国工业数字化转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用友正是从两化融合成长起来的中坚服务商。那么,用友怎么看工业互联网的主要价值?

王文京表示,连接是手段,数据是基础,以算法实现生产资源的优化配置,实现降本增效,才能真正为企业创造价值。从这个理解出发,工业互联网突出的价值,是建立了支撑企业进一步发展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包括连接、数据和算法。未来,工业互联网和企业的厂房是同等重要的,甚至比厂房还要重要。

针对工业互联网发展中的OT/IT融合问题,王文京认为,OT/IT融合在技术上早就可以实现了。目前突出的问题还是成本,这包括几个部分:一是OT连接的成本,由于之前的信息化大多是项目定制开发,成本很高,如果设备老旧,还需要有设备改造的成本,这就更高了;二是IT连接的成本,以前的IT系统大多是烟囱式、板结式的,要实现互联互通数据共享,需要集成开发,成本非常高;三是运维成本,和厂房、公路等基础设施一样,工业互联网平台也需要日常运维,这就需要企业建立一支专业团队,新希望、天瑞、海螺水泥等大型企业都建立了这样的团队。

当前,“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这一提法备受关注,而这也正是中国工业互联网的主要攻坚目标。这一过程,需要工业互联网本身的安全上一个台阶,也就是安全可控。

首先,一定要确保产业安全和国家安全,不能在关键技术上被卡脖子(比如数据库技术、PLM技术等),特别是不能让产业关键数据泄露到国外;其次,不能因为要自主可控,就降低技术和质量的要求,一些国外比国内先进的技术,还是应该引进来,先直接使用,再消化吸收,最后技术创新实现自主可控。

技术驱动商业的见证者、参与者和推动者

从20年前的两化融合到今天的数字化、智能化,技术与应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过程,用友一直是重要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也是推动者和受益者。作为用友的创始人,一路走来,对于技术与商业的变迁,王文京感触良多。

一方面,技术在经济发展中的影响力、驱动力,变得越来越大。用友成立于1988年,到今年32年,一开始就是做信息技术在企业的应用。从开始的电脑化,到后来的信息化阶段,到今天的数字化。这三个阶段,可以认为是三个技术时代。技术在快速发展,技术对企业、商业,对整个经济的影响和改变越来越大。

在原来的电脑化阶段,技术只是对某些工作岗位有影响,比如办公自动化,不需要打字机了;会计电算化,不需要手工记账了等。到了信息化阶段,企业的采购、生产、销售、财务、人力等部门,通过局域网就可以连接起来,实现跨部门的人财物产供销的一体化应用。这个时期是企业级应用的爆发期,比如ERP。

今天,到了数字化阶段,全新一代的技术出来了,特别是从互联网开始,解决了人与组织的连接,物联网,解决了物与物的连接。大量的连接产生大量的数据,催生了大数据技术的高速发展,数据处理的能力跟以前不一样了。特别是人工智能走向应用,因为有大量的数据,就可以实现数据智能,实现自动化的业务、自动化的管理。

王文京指出,原来的信息技术只能在一个企业内部应用和协同,但因为互联网,实现了企业之间、企业与整个价值网的协同。信息技术应用的价值也越来越高。信息化阶段的价值比电算化高,数字化阶段又比信息化高。

“科技对经济发展的改变越来越大,影响越来越深刻,带来的价值越来越高。”他说。

另一方面,中国本土的技术和服务提供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在不断成长,快速进步,特别是最近几年的进步非常大。以用友为例,起初做财务软件的时候,国外怎么做其实不清楚。到了做ERP的时候,才知道欧美有一些大的软件公司,于是开始学习。但是今天的数字化阶段,中国的本土厂商已经可以结合中国的场景,做出全球领先的创新。很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已经确确实实走在全球前列,包括一些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子公司,其数字化创新甚至成为全球公司的学习样板。

“(中国本土服务商)从最早的可能找不到位置,到后面的学习和追赶(国际领先企业),到今天可以做全球领先的创新,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王文京感慨道。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