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梅宏:数据开放共享普遍存在“不愿、不敢、不易”

8月31日,“数字世界 智领未来·2018中国数字经济高峰论坛”在南京举行,中科院院士梅宏在演讲中表示,政务数据的共享开放目前面临一些问题,这就是“不愿、不敢、不易”。

《中科院院士梅宏:数据开放共享普遍存在“不愿、不敢、不易”》

梅宏说,无论是国际国内,政务数据由于具有规模性、权威性、公益性和全局性等特点,蕴含巨大价值,因此数据开放共享首先在政务数据上落地。国际上,2013年5月,美国发布《开放政策数据并让数据可读》的总统行政令。在我国的统一布局中,对政务数据的共享开放也有明确的界定。

根据2015年9月发布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2017年要跨部门共享共用基础形成,完成目录建设。2018年建成政府主导的数据共享平台,并在部分领域开展。2020年,要实现政府数据级的普遍开放,形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数据产品和产业,实现关键部门、关键数据的自主可控。

但是,由于法规不健全,责权、边界不清楚,因此不愿、不敢开放共享政务数据普遍存在。标准滞后,信息资源多元、分布、碎片,整合共享的难度很大。再就是技术局限性,打破信息孤岛的时间成本高、效率低。法律法规、标准规范、技术手段三个维度存在的问题,导致数据开放共享中的“不愿、不敢、不易”。

梅宏表示,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从法规、标准和技术三个层面三管齐下,协同发力。

第一,促进政务数据共享开放,需要建立明确的共享数据范围,各部门数据共享的顶层制度设计先行,同时要构建符合国情的法律法规和相应的支撑。要建立明确的责任机制,明确数据的拥有者、使用者和运维者,谁拥有谁负责、谁使用谁负责、谁流转谁负责。提供创新技术方案支撑高效数据共享。而数据共享交换全流程需要可监可控可追溯。

第二,需要健全政务信息资源整合共享的顶层体系架构,并制定相应的标准规范,保障数据共享交换和业务协同。建立政务数据资源目录分类与管理、共享交换接口、共享交换服务、多级共享平台对接、平台运行管理、网络安全保障等方面的标准规范。制定统一信息资源分类指标体系,明确信息资源分类的适用范围,研究制定数据资源的采集、接入和服务应用以及数据质量标准。

第三,相关的技术平台,遵循责权清晰、统建共用、全程管控、标准一致的原则,运用自主可控创新技术、加速打破信息孤岛,提供高可靠的政务信息共享交换平台。政务数据共享体系不宜一味追求物理集中,可在一定层级上采用物理分散、逻辑统一、一体管控的原则,逻辑互联先行,物理集中跟进。在不改变现有信息系统与数据资源的所有权及管理格局的基础之上,明晰各方责权利,也就是说数据的应用方提需求,拥有方响应,而交换平台的管理平台保流转,形成明确的技术支撑。

《中科院院士梅宏:数据开放共享普遍存在“不愿、不敢、不易”》

梅宏表示,新的经济形态也就是数字经济正在成型,我们即将进入信息技术带动经济发展的爆发期和黄金期。大数据作为数字经济的关键要素,大数据生态也正在日渐成熟,数据作为基础性战略资源的地位日益凸显。数据的确权、数据质量、安全、隐私保护、流通管控、共享开放的问题也日益受到高度的关注,并引发大家深层思考。围绕大数据治理,已经有很多有效的、成功的研究和实践。

比如,一方面,在国家层面,促进数据共享开放、保障数据安全和保护公民隐私的政策法规不断出台。另一方面,也有很多针对企业机构的数据管理能力评估和改善以及面向数据质量发展的方法和技术,促进数据互操作的技术规范和标准等等。

但是,数据开放共享体现出来的“不愿、不敢、不易”,本质上反映了当前的大数据治理体系依然存在问题,一方面是大数据治理的概念还比较狭义,往往都是从组织的视角来考虑大数据治理中的相关问题,而事实上现在的数据已经需要打破组织的边界,从行业内跨行业、从区域内跨区域。另一方面,大数据治理相关的研究实践是多线索并行开展,关联性、完整性和一致性不足。数据作为一种资产的定位,没有通过法律予以确认,数据管理没有系统化制定管理体系,已有的相关体系又容易导致碎片化以及一致性的缺失。

围绕这些问题,梅宏提出一个大数据治理体系,从治理目标、组织层次、支撑手段等多个维度系统化设计大规模治理体系。一个是确定数据的资产定位,二是明确界定管理的体制和机制,三是积极促进数据的共享开放,四是在共享和开放的同时,要考虑数据的安全和隐私保护。而这几件事情,从国家层次到行业层次到组织层次,都需要有重点的考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